清华大学法国校友会

清北 Afterwork 第18期:秋微凉,干了这碗书香浓汤

清北 Afterwork 第18期:秋微凉,干了这碗书香浓汤

清北 Afterwork 第18期:秋微凉,干了这碗书香浓汤

秋凉了,又到了连猫咪都要贴上来取暖的季节。

感谢朋友们一直都在,老时间老地方,清北沙龙又与大家见面了。

软绵的秋夜,蜷在沙发上不想动。清北菌亲自熬了碗初秋的浓汤,呷一口,暖手暖胃暖心堂。来,围在壁炉边,听清北菌和大家来谈一谈“读书”。

是的,读书。

当然是读书了,到底是帮臭学霸,逃到法兰西也没躲得开这儒酸味嚯。

书有什么好读的?当饭吃吗?书里有女朋友吗?读书圈粉吗?

对不起,是我们世故了。

书可能的确没什么好读的,颜如玉可能已经走丢了,黄金屋大概也早被人挖跑了。如果非要谈今时今日为何还要读书,我看,其实谈的大概都是情怀,和那些散落在异乡他国的相吸相投的一小撮人吧。

“这个世界上,好看的脸蛋太多,有趣的灵魂太少。”王尔德

在巴黎,却从不缺少有趣的灵魂。今天随清北菌一道来的人,熟识的人会给戴他这样的标签,比如“帅小伙”,比如“90后”,再比如“歌王”,如此这般。清北菌和你们一样还没见过他,但他的读书会却已经从不同人的口中听说过。他就是田然,田然读书会的田然。

这个读书会自去年年末至今已走过十月有余,近五百人正在或曾经汇聚在此受益或施惠于人。每个礼拜日下午,田然,我们今天嘉宾,都如约赴会,为到场的朋友们分享自己当期所感悟消化的一点有价值的内容。35期不间断地分享与碰撞,五百人见证它从无到有成长至今,从沟通演讲聊到医学健康,从两性心理谈到人类历史,两个小时的思维舞会里给了多少奔波的灵魂一次释放?这个田然究竟是谁,为什么办读书会,凭的是什么来把这件事一步一个脚印越行越远?

在田然的文字里曾读到对《晓说》的摘录:

路,走了四十四年;方向,却不只一边

行装,偏爱黑色;内心,却仍是此间少年

护照,四十八页;但每个终点,都值得赞颂千篇

旅程,左右万里;时差却最多一天

一点偏执,一点热血。一期一会,贵在恒久。我猜,对于田然,读书是开始一段旅程。一双脚行走,却有千百个伴侣同行。

 

好可惜,清北菌写到文末也没能为您找出颜如玉和黄金屋,但是如果你愿意,秋幕渐凉,我们和田然一道在氤氲老地方,为您舀上一碗初秋的书香鸡汤。

 

感谢田然愿意做客我们本期的清北 Afterwork。自成标签,有请田然。